彭惠昌:90老父含泪忆儿子彭明

 

201784pengming.jpg (295×377)

彭明(本刊资料)

201784pengming2.jpg (369×277)

彭明(本刊资料)

童年时代

彭明1956年10月4日出生于湖北省天门市,现年60周岁。小时候长的胖呼呼,大家叫他胖胖,也有人称他明肥,很逗人喜欢。一次市里召开四级干部大会与会人员特别喜欢他,将他抱去玩了一天,因保姆不知,吓得大哭一场,晚上才将他送回。四岁上幼儿园(全托),培养他的独立生活能力,每星期回家一次,不要家长接送,独自往来,有一次放学时,老师要人带路,他自告奋勇说:我当路队长。

童年的彭明:爱好学习,喜爱音乐,锻炼身体。上小学时,妈妈给他的早餐钱,他舍不得吃,留着在书摊上看2分钱一本的小人书,然后讲故事给别人听。他善于演讲,口若悬河,听者高兴。他喜爱音乐,吹口琴、拉手风琴、能歌善舞,由于自家没有乐器,他借别人的手风琴演奏歌曲,陶冶情操。他坚持锻炼身体,冬天在雪地里脱掉衣服赤身扑雪人;在冰冻河里游泳;夏天大河涨水,他在姥爷家顺水游泳10多华里,大人吓坏了,他安然无恙。他坚持每天早晨长跑,50分钟跑完4公里路程,风雨无阻,从不间断。他还喜爱参加社会活动,自发组织学生慰问驻军。

热爱学习:

上小学、中学、大学,每个年级都是优秀学生和学生会主席,奖状贴满家里墙壁。在中学时,老师讲的课,他提前学了,一次老师因事不能授课时,他代替老师给学生讲课。高中毕业后,正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下放到湖北天门岳口微生物实验站烧锅炉,白天工作,晚上到学校旁听,回到宿舍打着手电筒复习,因住的集体宿舍怕影响别人休息。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录取分数为200分,他考了250分被录取了,本应进北大、清华等名牌大学,因说了一句禁语:中国没有毛主席,也会有像毛主席这样的人。因此政审不合格未能如愿,后被普通大学湖北农学院录取。在大学成绩优良,老师讲的课,他提前学了,自豪地说:我备七天课比老师讲的要好。他在校时写了一篇文章得稿费80元,这在当时是一个十八级国家干部的月工资。

工作期间

1981年大学毕业,他被分到湖北省农科院《农家顾问》杂志社任编辑,此时他翻译了一本《美国种子库》英文书籍。在武汉工作期间,他写了一本《武汉通》,有了这本书,对武汉的建筑和景物一概尽知。此时他还到湖北省嘉鱼县蹬点一年,体验农民生活,试种农作物的生长过程。

艰苦创业

在改革开放时,他辞去了湖北农科院的铁饭碗,自主创业。首先承包了武汉长航一个倒闭工厂,当上厂长;随后创建了华中发行事务所,任所长;此时他提出企业改革要三权分离,搞个人承包制,他被邀参加了全国企改会议。1986年被首钢从武汉借调北京。1991年被中农信公司聘用,任前信食品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1992年被王兵领导的中海直集团公司聘任总经理,在大连开发区建了美食一条街,1993年航空航天工业部聘任他为航空通用电器集团公司总经理,享受地、师级高干待遇。为了自我创业,他向航天部借支70万元,在苏州创建苏州服装城,当时银行存款八位数,在 此基础上在北京创建了北京建成集团,下辖苏州服装城、威海开发区、北京顺义休闲俱乐部三个子公司,集团总资产为三亿元。当时媒体说:彭明是大陆的王永庆。

追求民主

他思想超前,弃商从政,成立了中国新战略研究所,任所长。他写了40多万字《第四座丰碑》,提出中国发展经济要保护生态;治理环境和西部大开发。在国际上,应是大象政策,既不能做狼,也不愿做羊,只能做大象,和平共处,以及诸多理念。1998年在香港注册成立了中国发展联合会任委员长。因发展迅速,被中共非法取缔,彭明被捕判刑18个月,出狱后历经艰险逃到美国。在美国组建了中华联邦党和中华联邦政府,写了数十万字的《民主工程》,明确提出以武力实现民主。2004年5月22日被共特诱骗,在缅甸绑架回中国,判处无期徒刑。

自强不息

他在狱中艰苦的环境里,12年如一日的追求自己的政治理念,坚持学习,撰写著作,锻炼身体。他学习的书刊有600多公斤重,不知有多少册数,写了长篇小说《求索》等八部书和9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和日记。他是虔诚的基督徒,天天祷告。锻炼身体,从未间断。他的小女儿说:我的爸爸坐牢,虽人生不自由,但思想是自由的,因他有伟大的理想。

克己奉公

一生为别人。对父母孝敬,父母的所需全部满足。在北京期间,住的方面:买了三居一室的单元房。吃的方面:北京的餐馆几乎都品尝了,在吃意大利餐的时候,告诉我们怎样用餐具和介绍菜名,当时爸爸夹了一块生肉放在嘴里吞又难进,吐又现丑,身边还有两个服务生陪站,实在难堪。玩的方面:北京所有景点我们都玩到了,北戴河住过,长江三峡游过,苏州看过。养老方面:给我们安排妥当,终生无忧。遇见亲朋好友,当面介绍这是我的爸爸,这是我的妈妈,从不嫌弃。在饭桌上给妈妈碗里夹菜,事事想着妈妈,处处关心妈妈。

对兄弟姐妹关心:生活上给予经济照顾,事业上安排妥当,用自己的苦难为家人换来幸福。对子女们热爱:在美国的时候,自己天天吃方便面,攒钱为三个孩子旅游、使用,自己生前办了人生保险,死后留给儿女一笔遗产。对亲朋们真诚,根据自己的能力,尽情照顾。对自己克苦,从不铺张,平时是剩汤剩饭合煮当早餐,常以黄瓜当水果。他常说: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曾经的亿万富翁,后来两手空空。

永垂不朽

彭明2016年11月29日上午九时,莫名的死在湖北咸宁监狱中。仅举一例:7点2分晕倒在地,9点才送医院抢救,人在途中就已死去,这是走程序,掩人耳目,这是有意让他死去。家属认定彭明是中共迫害致死。我们要向中共讨还血债,我们呼吁世界媒体,支持我们谴责中共。彭明永远活在人们心中、事业永放光芒。

(彭明的父亲:彭惠昌   90岁,母亲:范金兰   85岁)

2017年元月20日于瑞典

转自:民主中国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