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春:为了权利和尊严,我们不敢忘却 ——7.17“劳工受难日”两周年祭

利得劳工 维权

两年前的今天,2014年7月17日早上5点48分,深圳哥士比鞋厂女工周建容从工厂四楼的车间纵身跳下,她因参与集体维权而被企业解雇。她以这样决绝的方式,为自己要求一份最后的尊严,也对资方无理打压工人的集体维权做了最惨烈的抗争。为纪念周建容和像她一样被伤害被践踏但仍在苦苦抗争的千千万万的工友,全国劳工公益组织联合提议将7 月17 日命名为“中国劳工受难日”。每年的这一天,举行纪念活动。

整整两年了,女工周建容之死仍像针刺一样让我们感到疼痛。在接到解雇通知后的当晚,她彻夜未眠,在空旷无人的车间徘徊几个小时,我们无从知晓这几个小时里她内心的绝望、愤懑和挣扎。50岁的她,就业无望,社保停缴,工作12年,像用旧的工具一样被扔掉。

两年过去了,劳工的受难没有停止。富士康工人年轻的生命仍然淹没在冰冷的机器和无休止的加班中,几百万尘肺病工人仍然苦苦挣扎在死亡线上,昆山粉尘爆炸中146位罹难者尸骨未寒,他们的家属及一百多位伤者被维稳、被禁声,女工周秀云讨薪被警察扭断脖子,阆中讨薪农民工被公判,沃尔玛不顾员工的强烈反对强行推行综合工时制……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国家快速发展了,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了,中国工人的苦难为何还看不到尽头?你告诉他们“劳动最光荣”,可他们用勤劳的双手就是挣不到有尊严的生活!

周建容和哥士比的工人们也许并不十分清楚他们尊严缺失的原因,但他们开始为权利而抗争,在公司股权变更中,工友们喊出“我们不是机器,不能转卖”。工人们坚持了近2个月,当时的企业工会也积极作为,把工人骨干选为工会委员和工会副主席,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做法不被上级工会认可。企业工会提出的集体谈判的要求,不仅被资方断然拒绝,也未得到上级工会有效的支持和帮助。这种变相纵容,使资方有恃无恐地分七次开除109名罢工工人,最后使得这场本可以通过协商解决的劳资冲突不断激化,直至发生以死抗争的悲剧。

工人集体权利被漠视和被剥夺,工人个体的权利和尊严从何谈起?工人的集体协商谈判权无法行使和保障,劳资关系如何平衡?企业如何和谐?社会如何稳定?劳动争议处理制度无法应对集体劳动争议,工人的集体权利如何救济?

两年过去,我们看到,不仅工人个体的权利和尊严未有改善,工人集体权利被剥夺被损害也在加剧。打压罢工工人,拘捕工人代表,而帮助工人开展集体协商谈判的劳工NGO人士曾飞洋、孟晗至今还在监狱。高压态势下,未得到有效疏导的劳资矛盾,在不断积压之后,会以怎样的烈度爆发,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值得肯定的变化,在这次全国沃尔玛各大门店工人抵制综合工时制的抗争中,南昌市和广东省总工会公开发声,认为沃尔玛单方面强制实施综合工时制不合规,支持工人依法维权。政府部门在此次事件中也未按惯常做法出警。这让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两年前的今天,女工周建容为争取权利和尊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们未敢忘记,忘却,是对生命的不敬,忘却,也会导致更多的悲剧重演。为了那些离去的和仍在艰难抗争的工人们,我们必须和他们站在一起,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让更多的力量成长和聚集,让公平公正的劳资关系得以建立,让每一个中国工人都享有体面的有尊严的生活!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