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国君:爱让泪水变得好甜

许志永

志永被抓的时候,曾经专门为他写过一篇文章《幸福的人是可耻的》。

这观点大体保留至今。

一个不义之雾遍披华林的社会,聪明是可耻的,成功是可耻的,幸福是可耻的,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

如今,志永结婚了,不只是为他高兴那么简单,内心里阵阵感动,眼睛里也是阵阵发热,有泪欲出,委实不知如何表达。

1

证婚人李昌平很激情

那一年,在各种舆论与正义声音的合力下,志永被放了出来。

我们散步于小月河的古城墙上,急迫的劝说是,结婚吧,结婚吧。

从那以后,还想着给他介绍对象呢,谁知,今天的新娘就是出狱后第一个给他打电话的人,那时候的崔筝还是报社的记者,志永是她要采访的对象,也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吧。

请记住这个美丽姑娘的美丽名字——崔筝。

微博里说,崔筝嫁给志永,不但要入得厨房,也要做好出入班房的准备,这,该是怎样勇敢与值得钦佩的女子?

这是一个极不普通的婚礼,简洁,庄重,许多人不能出席,只得遥遥祝福。

一双双别样的眼睛穿梭其间,他们要完成任务,其实也见证了特别的历史。

谈不上热闹,都是极要好的朋友,军宁先生、证婚人李昌平,老同事笑蜀、涂名,萧翰夫妇、王建勋夫妇,滕彪夫妇,玉闪夫妇,许知远,几乎全是北大出身的名士与英雄。

当志永手挽着新娘出来的一刻,激动中几乎落泪。

我们微微注目,示意,无言的祝福尽在其中。

2

滕彪、军宁、建勋,三个北大出来的“对民主有用的贵族”

崔筝,你的丈夫,最大的奇异是在一片侏儒、残暴、虚伪之中保持了正直。

是的,正直,是这个时代最为稀缺的品质,因为它的缺席,知识阶级既缺乏知识上的诚实,也缺少行动中的勇气,更别提这个阶级以外的市侩与小丑了。

他是最勇敢的,也恰是最安全的,那些通过残暴、勾兑、跻身、卖肉而活的遍地成功男人恰是最不安全,最可怕的。

世间女子常言在意男人的品质,也常把正直偶然地放在第一位,殊不知,在一个烂污与下流齐飞的社会里,正直是一件多么“凶险”的事?!

如此的男子被限制、打压、出局,甚至监禁,却百折不挠,坚韧不拔,这该是怎样的大丈夫?

但我还是想把您的丈夫称之为贵族,借用英国作家福斯特的话是这样说的:

但我还是相信贵族——贵族一词或许欠妥,是对民主有用的贵族。

我所说的贵族不是以权力为本的贵族,并不凭借地位登记,也不依仗任何势力,而是敏感、多虑、自强的贵族。

这个贵族的成员每个国家都有,每个阶层都有,每个时代都有,他们相遇时心有灵犀,相知相惜。

他们代表人类真正的传统,即奇异的人类总能战胜残酷和动乱。

他们之中成千上万的人一生默默无闻,少数几位名满天下。他们对人对己都很敏感,但他们多虑却不多事,庄重自强却并不咄咄逼人——他们还能自嘲。

崔筝,你的丈夫不只是长相英俊,而是真的“对民主有用”的贵族,是内心里傲岸不阿,挺拔俊秀的绝美男子。因为他的人格超越了一切猥琐与下流,浩气凛然,庄重自强。

这样的男人是最可靠的,最可爱,也是值得爱的。

还是落泪了,因为你们比死坚强的爱。

崔筝,祝你和志永的爱地老天荒,至死不渝。

尽管我藐视尘世里可疑的幸福,但还是祝你们。

你们的爱跨越了阻隔,超越了俗情,必将因心性的高贵而永生,因为只有你们的幸福连着生命,连着心灵。

主持正义的人必快乐,快乐的人必幸福,我祝你和志永幸福!

转自:嘉言法律论坛

本文发布在 许志永特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