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剑:公民社会建设——许志永美好理想的必由之路

许志永1

还记得读到许志永《这十年》的时候,泪流满面心情激荡,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受到人间的大爱,这和父母子女间孺慕舐犊的情感不同,不需要血缘联结只因为我们同为人类。此后为了了解他的更多事迹,我在网上搜索许志永,当时百度词条被屏蔽,但能搜到他的一些文章,以及朋友们写他的一些内容,后来又读到由滕彪、华泽选编的《许志永文集》,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这个过程收获了自己良知的不断觉醒,同时从中学习到很多过去不具备的知识,反省思考使自己的思想也逐渐的成熟。那天看见宋泽约稿,虽因没跟许志永有过接触而担心写不出血肉饱满的他,但他和他的朋友们所做的那么多客观存在的事情,以及接触过他的,也是我朋友的一些人的描述,我想这已经能够呈现出他一部分的形象,而这社会也正因为有他这样的人,才显得还有些光明和温暖,不至于那么的绝望,在他出狱前以拙笔再写许志永,为了迎接和声援,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在知道许志永所做的那些事情后,我深受感动也想为这社会做些什么,那时候还在刷微博,知道许志永和他的朋友们发起了公义积金项目,用以法律援助、围观声援、以及救助良心犯家属等,我想做义工并且可以捐点钱出来,私信了茅于轼老师和刘卫国律师,但因为他们并不具体参与积金团队的管理,没有给我答复。直到2013年看到微博上有人呼吁为在北京的那些露宿街头的访民募捐一些御寒大衣,我为了捐赠大衣联系了微博上公布的谭爱军的电话,谭爱军让我联系孙志刚,这才柳暗花明得偿所愿的加入了公义积金义工们共事的公义家园二群。据我观察判断此前的群友大多数是因许志永个人的人格魅力汇聚而来,这却并不一定是偶像崇拜,更像是一种道义感召——许志永为社会付出那么多,我们愿意追随他一起共事,不如此良心不安。之后大约在两年前为了反驳群里的“质疑派”自干五们的言论,我写了《许志永“建设者”“破坏者”言论的我的解读——以问金钱教自干五学者》,限于当时的认知以及辩驳的需要,对许志永建设者言论并没有清晰的理解表达,反而因为圈内“同仁”长期的观点分歧导致的对立撕裂,使我近日能对许志永强调建设的意图有了更明晰的认识,虽然这未必是他的本意。

在许志永的文章里,建设者三字比比皆是,这或许源自他灵魂深处的某种召唤,从而有了这一以贯之,一往无前的精神渊源。建设者当然必须是行动者,从这十年的客观事迹可知,许志永一直在努力饯行,2003年孙志刚事件发生后,他和两个博士同学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违宪审查的建议,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此后的孙大午案、黑砖窑案、陈光诚案、邓玉娇案、钱云会案……三聚氰胺事件给结石宝宝维权,营救黑监狱的访民,随迁子女就地高考的实现等等等等,毫无疑问许志永是个行动者。但不是所有行动者都是建设者,行动者首先是勇敢的,他们为了其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甘冒失去自由甚至自身生命的安全,能够挺身而出,客观上给社会争取到更大的安全空间,也因此拓展了更多的政治自由。而建设者还要从社会秩序的角度出发,努力夯实公民社会基础,推动法治进程。无论是违宪审查的建议还是随迁子女就地高考政策的落实,都是基于这种考量;同样也无论是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以及呼吁追求自由民主的同仁们团结起来的新公民运动,还是他所提倡的服务、担当、放下和公民同城聚餐,也无不是从建设的角度来逐步有序的推动社会进步,以期实现可控的和平转型。

建设者同时也是批判者,相较于纯粹批判,建设者批判的目的是为了具体制度建设的进步,甚至有时候不得不有所妥协。建设者是政治家,却又不同于不择手段耍权术的政客,他们在自己的肩头承载了太多责任,这是纯粹批判者很难体会到的,在反对派处于绝对劣势的前提下,制度建设渐进革新是何等的艰难,这不仅需要巨大的道德勇气,还需要有审时度势的政治智慧,以及出于美好理想而信念坚定的行动力量。社会同样需要纯粹的批判,在言论空间被不断压缩的当下,理性的批判和野蛮的权力此消彼长,无需赞美的消极自由总算还能苟延残喘。就此许志永呼吁有志于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在有规则意识和紧守普世价值底线的基础上团结起来,如此形成的反对力量,才能对抗后极权体制——这个即便总发条已经松了的机器,一切建设都只为了心中美好政治愿景的实现。

建设者还是温和的反对派,引用他一段原话“结束一党专制和推翻某个党是两个概念,共  产 党也从不承认自己是一党专制,任何一个党都不可以专制,但任何一个党都可以合法存在。推翻、打倒不是我们的事,我们有自己的角色和使命,我们是民主法治的建设者,我们是推动者而不是颠覆者,是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如果我们这样温和理性的力量无法存在了,自会有激进力量。”我常说我愿意站出来做点什么的目的从来就不是推翻中共统治,而是为实现民主宪政,为有一个人人自由、尊严、幸福的社会。我们不要战争尽量避免失序,我们渴盼和平转型,并愿意为之努力即使为此承担自己的代价。许志永倡导自由、公义、爱的价值,也只有基于大爱才会有自由、公义以及和平转型的可能,他自承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还有一点英雄主义的情结。对于现实主义者来说这种理想过于愚蠢,强调对手的无耻无底线;对于激进主义者来说这种理想无法满足胸中的正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算是快意恩仇;对于功利主义者来说,杀一独夫而震慑万千民贼,保数亿百姓才是不二之选。这里不对其他观点做更多延伸解读,我愿意追随许志永,做一个傻子,在公民社会拓荒。

丁家喜说愿做那只亚马逊热带雨林煽动翅膀的蝴蝶;王功权说我们是在和暴民、暴乱赛跑;李化平说一代人要负起一代人的责任,这大概就是建设者们共同的心声和共有的担当,致敬许志永们,愿未来如我们所愿国家体制和平转型为宪政民主,社会自由、公义而有爱,人们幸福、尊严的活着。

公民顾剑
2017/3/17于2017/5/25订正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许志永特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