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康:论共产主义运动作者

1、破坏、毁灭、饥荒、死亡及权力泛滥共产主义运动的初衷是反阶级压迫,追求人类公平、解放及人的全面的自由的发展,消除私有制及资本主义的消极影响。这与西方早期的乌托邦理想一脉相承。但正是试图建构乌托邦式、充满浪漫色彩的理想主义的天堂之路将这个星球的一部分人群引入通往饱受奴役的之路。建立极权主义的政治、社会及经济制度。对于传统及现存制度的破坏,人类历史上遭遇过极左的共产主义及极右的纳粹法西斯主义的破坏。它们不仅破坏与毁灭一个民族的传统及文明,试图建立起一整套通过洗脑、大一统方式建立起来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系统,建构如米塞斯所及的墓地里的永久的、和平的制度。这一切看上去多美妙啊,取消了、推翻了旧有的制度、阶级压迫、实现了公平、人的解放和全面发展的自由!仿佛这一切只有在《圣经》所及的天堂里才能看到。这种乌托邦的愿景无疑吸引了大部分共产主义运动及纳粹主义运动的受众去努力通过暴力破坏既有存在着种种不公、压迫的制度,去努力实现乌托邦,其破坏及毁灭的力量是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由于极权主义政治取消了合约制度下自由退出的个体选择的权利,缺乏个体自由和权利的政治、经济制度安排,导致大面积的饥荒、死亡和灾难·,演变到极致,由于公权力没有界定行使权力的边界和范围、不能有效制约和制衡公权力以及不能保障个体的自由和权利,最终,大范围的公权力腐败、权力滥用和对民众的压迫不可避免。由中国的近代历史着眼,这种对传统及旧有体制的破坏,正如坊间流传的一段精妙绝伦的描述那样:人们不假思索地将一架旧的精密钟表拆卸后,试图重新装配,大拆大卸完毕后,却发现眼底下是一堆散乱的零件及废铜烂铁,再也装配不起一架新的钟表来了。

2、取消自由的“自由”共产主义运动也好,纳粹主义运动也好,与他们承诺的全面的自由相反,他们不过建立的是一套所谓的取消自由的“自由”。这种消除保障个人自由的产权制度和市场基因的经济制度、消除宪政机制下保障个体自由和权利的政治制度,在呐喊着自由和平等的道路上狂飙猛进,却迎来了被奴役的结局。就积极自由而言,由于极权主义体制形成的外部力量横加干涉,取消了公共领域。个体丧失了宪法界定下的自主性、自行选择、积极行动的自由;而且多数阶层及多数利益群体,再也无法享有在国家重大事项决策上的发言权、决定权及议事方面的参与权(这种自由只有占统治地位的特权阶层及统治者才能享有);就消极自由而言,公权力可以肆无忌惮的侵犯私人领域,对私人领域横加干涉,对个人意志实行高度的强制性管制措施,并通过暴力机器、高压政治及宣传机器实现恐怖政治统治。(积极自由是指人在“主动”意义上的自由,即作为主体的人做的决定和选择,均基于自身的主动意志而非任何外部力量。当一个人是自主的或自决的,他就处于“积极”自由的状态之中。这种自由是“去做……的自由”。而消极自由指的是在“被动”意义上的自由。即人在意志上不受他人的强制,在行为上不受他人的干涉,也就是“免于强制和干涉”的状态。积极自由实际上会去干涉他人的消极自由。因此自由的底线和原则,是保护每一个个体的消极自由,而不是去推崇积极自由。)这种取消自由的“自由”,说白了就是高度极权下的全面的专制与奴役。

3、自由与等级在苏东模式的共产主义及纳粹主义体制的极权统治下,自由与特权、等级密不可分。处于金字塔最高层的统治者享有无上的自由,如毛泽东,他不仅掌握着生杀予夺的权力和自由,而且也独享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比如毛泽东可以即兴发表讲话、发动各种运动、发布语录,也可以即兴阅读各类普罗大众所不能触及的思想、文艺作品及书籍。这种取消自由的“自由”,只有毛泽东才能享用。当然,这种通过暴力机器及高压政治取消异议的“自由”,只能是与随着等级阶梯的递增与递减相关的。在毛的时代,这种取消自由的“自由”与自由的等级化,发挥、发展得淋漓尽致。

4、公平、特权与等级不论极权主义的样式如何,他们所蛊惑人心的公平,不过是极权专制机制下逐步形成的特权阶层才能享有的公平,这种公平也随着等级阶梯的递增与递减相关联。比如高阶特权集团可以享有特供、占有各种资源,通过所谓的公有制(实际上是“官家所有制”)、国有制实现特权既得利益集团对各类资源的垄断、占有、支配和控制,达成对普罗大众有害无益的掠夺型、汲取型的政经制度。这种建构在掠夺型、汲取型而不是包容型的政经体制,这种不是建构在保障个体自由和权利、对公权力不能实现有效制约及公权力边界不能明晰的界定的政经体制,取消人们在市场机制下的私有产权确定、保护及自由选择的权利;试图实现绝对公平的乌托邦理想,其实是绝对公平理念支配下的不公平及导致大多数人长期的贫困。普罗大众想享有发达国家宪政、民主体制下的公平,只有逐步攀爬权力金字塔,或者通过金钱购买的方式才能达成。在这种极权体制下,公平不过是权力等级及某种稀缺资源、商品的代名词。

5、新的压迫与剥削极权主义运动推翻了旧有的体制,当人们欢呼自身获得解放的时候,却发现迎来了新的极权专制统治阶层及新的剥削。旧有的等级制并没有随着推翻旧有的体制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变本加厉的专制与剥削。这种所谓的乌托邦式的新的体制,不过是建构在泥沙上的专制、掠夺型体制,伴随着特权阶层对各类资源的垄断、占有、支配和控制,形成新的垄断、特权型既得利益集团来实现新的剥削、掠夺方式。结论:极权主义运动以所谓的解放人类、获得自由始,以实质性的新的奴役、专制告终。

2015-07-30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