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卫国律师:悼念刘荣生律师!

刘荣生
刘荣生律师去了,走的那么匆忙,又走的如此洒脱。让所有的朋友为之愕然,让家人久久不敢相信…….

刘律身体不好,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事情,有时候他出差嫂夫人不放心都要全程陪伴。可就是这样一位身体状况非常脆弱的人,这几年却一直奔波于全国各地……

刘律之奔波不是为了个人之利,而是为了人类之义,是为了那么多明明无罪却因被权力不喜欢、被权力所构陷的人,在最无助的时刻能够获得一点点帮助、能够对未来有一丝丝希望、家人可以得到一点点寄托、外界对这些被构陷的人有一点点了解……

对于这些惨遭构陷的人来说,法律早就死了!但他们基于自己的良知必须坚守信仰之自由,言论之真实。刘荣生律师就是为了她们/他们那早已被剥夺的法律之公义在奔波。

如果我们说有人能够为了自己的信念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刘荣生律师就是了;如果我们说这世上总会有人愿意付出自己而帮助他人,刘荣生律师就是了;如果我们说天再黑、夜再暗,总会有人勇敢的站出来擎一盏灯,说:来,这边走,这边可以通向光明,刘荣生律师就是了……

当核实刘荣生律师真的已经身故的消息,我是泣不成声,继而号啕大哭,哭刘荣生律师,也哭我自己,哭那些为信仰而深陷囹圄之人,也哭不为艰险为他们辩护的律师,更哭我们这一代法律人。

2013年我应瑞士司法部邀请访问他们时,曾经对日内瓦律师公会的同仁开玩笑说:如果你们曾经有过侠客梦,就到中国做律师吧……在中国你可以走一条文人仗剑,济世救人的唐吉柯德之路。

刘荣生律师走了,这位现代版的唐吉柯德带着他的梦想,就躺在离我入住酒店2-3公里处的本溪殡仪馆里。昨夜我和先期赶到的天津马卫律师在殡仪馆园内为刘律师烧了纸钱,洒了祭酒。我不知道维护信仰而捐躯的刘律师本身是否有信仰,就按中国人通用的方式:烧纸、敬酒、燃香……寄望刘律师一路走好,也祭奠脚下这一方土地早获自由,重归民有!

刘卫国 2017.4.19于本溪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