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感动2003

2003年12月11日,在去昌平的路上,我知道了人大选举初步结果,无边的感动湿润了我的眼睛。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可是,当如此广泛的信任和支持到来的时候,我宁愿沉浸在这种幸福之中。

2003年,我幸运地融入了这个伟大的变革时代。

3月,我曾长久徘徊在北京收容遣送站的高墙之外,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关押民工与狗的地方。院子的前半截关押那些从远方来到这个城市寻找梦想却备受歧视和侮辱的人们,后半截关押流浪狗,保安告诉我,狗很少,但关人的地方经常是满的。高墙内外分割的是城市与乡村这历史的伤痛,而那些悲伤与愤怒像病毒一样在这个国家蔓延。

4月,SARS冲击这个古老的国家,谎言和恐惧一样可怕地流传。4月16日,我独自一人来到人民医院,就在那个后来人们传说为恐怖地带的天井里,我和全副武装的医生护士们聊天,我希望得到事实真相,我想,这也是所有国民的期望!就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位来就诊的民工,他居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连口罩都没有。那个地方后来证明有200多名医生护士感染,不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千千万万人一道,在网上表达我们的谴责和愤怒,直到4月20日疫情真相被公布,我们又为这个国家的希望而欢欣。

4月25日,孙志刚的悲剧震撼了整个国家,和千千万万人一样,我通过网络发出了自己的呐喊,和一些素不相识的朋友商量怎样举行悼念活动,和俞江、滕彪一起向全国人大提交了要求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忙于调查研究,甚至准备用两年的时间打垮这个恶法。还好,很快就有了结果,8月,中国正式告别了收容遣送的历史。

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看到这个民族良知的呐喊。无数的媒体加入了声讨恶法的行列,千千万万普通公民借助网络发出正义的呼声,学者们纷纷拿起了法律的武器,最后,我们终于看到,孙志刚年轻的生命换来了这个时代的进步。我看到每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纯真和梦想,我为生活在这个伟大的变革时代而骄傲。
5月29日,我从网上知道了孙大午先生被拘捕的消息。此前的三月份,我曾在北大听过先生的演讲,为这样一个怀着民主共和之梦的企业家而感动。我在网上发文希望大家关心这个案件,因为它不仅关涉到孙大午个人的命运,而且涉及金融体制改革和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的中国问题。6月,在忙于收容遣送的同时,也曾和几位朋友讨论这个案子。

7月5日,孙大午被正式逮捕。7月12日,我和张星水律师第一次来到大午集团,对案件有了初步了解。7月20日,我们再次来到大午集团,访谈了周边很多村民,为一个民营企业家能得到如此广泛的拥戴感到吃惊,我们决定接手这个案子。

正如提出违宪审查的建议一样,我们只管努力,对于结果从来都不敢乐观。从7月到10月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写文章呼吁关注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改革现有金融管理体制,向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提出解释刑法第176条的建议,组织法学家和经济学家召开研讨会,组织大规模取证工作,最后还有艰苦的谈判。这些日子里,朱久虎律师像一名战士冲进了重重黑幕;张星水律师约来了包括江平先生在内的一批著名法学专家的关注并在后期组织了强大阵容的律师团调查取证;李智英先生和杜兆勇先生为此案积极奔走。除了我们这个辩护团队之外,还有很多人在关注这位为中国民营企业受难的企业家:胡星斗教授率先呼吁拯救优秀民营企业家;姚监复老先生赶紧从美国回来积极向有关领导呼吁;《南方都市报》胡杰率先写了第一篇报道;王怡先生、杨支柱先生、李昌平先生等很多人都发表文章表达了关心和支持;还有千千万万为正义呐喊的网友们,这些都是我们力量的源泉。

从夏天到冬天,我看到玉米渐渐长高,看到秋收的旷野,看到新一茬的小麦绿了初冬的华北平原。当我第十次来到大午集团,终于看到孙大午先生走出监牢,那天上午,我第一次绕整个大午集团散步,脚下是满地凝霜的枯草。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每一次匆匆离别,都有一种感动,我在帮助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我是在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

11月,我和几位朋友开始了新的行动——竞选人大代表。11月12日,我在网上发了《我为什么竞选人大代表》,我想以自己的行动告诉这个国家:我们的选举权是真实的,我想以自己的参与来推动民主的法治化。

12月12日,北邮选区人大代表选举结果公布,在有效的12609张选票中,我得了最高票10106张。考虑到很低调的宣传以至于一些周边居民、辛苦准备考试的本科同学和老师不知道我是谁,这样的支持率让我感动不已。

而在这样的结果背后,一些故事陆续传来。郭军教授是信息学院的院长,四名正式候选人之一,而他在选举之前却告诉他的研究生,不要选他自己,而要选许志永,因为许老师能够做一些社会正义的事情。郭军教授落选了,这些背后的故事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最让我的选举助手谷欣感动的是团委的那位常常一脸严肃的老师。因为选举期间有人担心太敏感,团委取消了法制社原定邀请我做的一场讲座,团委那位老师给谷欣解释了很长时间,谷欣为此说她太保守,可是那天晚上却发现,网上发了很多文章宣传许志永老师的居然就是这位团委的老师。

很多素不相识的老师和同学自发地介绍我,计算机学院很多研究生都在自己的邮箱里收到了我发在网上的一封信,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谁发给他们的。我们文法经济学院的老师更是为我的选举奔忙,其实,平时我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来院里的时间本来就少,有的老师至今我也叫不上名字,可他们都在帮我。

12月12日,我在网上发了一封感谢老师和同学的信,可我觉得这样的表达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我实在太感动了!其实,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除了上课之外并没有为北邮做什么,在竞选过程中也没有为北邮做过什么承诺。我终于明白,人们支持我,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承诺,不是因为我能为他们做什么具体事情,而是因为我在2003年曾经为社会进步做出过努力。他们支持我,其实是在支持一种信仰,一种良知,一种社会正义的希望,他们从我身上看到了良知和社会正义的影子,而这对我来说,是何等沉重的责任啊。

当然,2003也有很多的遗憾和沉痛,郑恩宠律师因为公开被拆迁户的悲惨遭遇而被判有罪,天安门广场上那些绝望的来到国家首都表达愤怒的人们被投入监狱,这些我知道,可什么也没有做,不是我们没有勇气,而是我们无能为力。2003年我收到了很多人的来信求助,可我能做的太少了,我能理解那些遭遇不公正待遇的人他们的愤怒和绝望,可我只能把那些来信默默地收起。面对很多个体的不幸,我只能说,对不起!请原谅我好吗?

无论有多少无奈和痛苦,但我看到的更多的是希望,我感到了这个民族内心深处对正义和良知的渴望,这正是我们的国家希望所在。2003年我是幸运的,正义和良知从未有像这一年得到广泛的张扬,在丑陋和批判的背后,我们这个民族苏醒了。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在经济市场化、信息多元化、权力多极化的今天,我们幸运地看到一个宪政时代的到来,我们相信,这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人能阻挡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

感谢!感谢上苍给中国伟大的希望,一个世纪的沧桑之后,民主共和的梦想依然指引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感谢这片土地上善良的人民,感谢所有那些有着不灭的梦想和对正义有着执著追求的人们,让我们一起前行。

许志永2003年12月24日

本文发布在 许志永特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