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方平:上诉截止日会见陈启棠(天理)

天理 陈启棠

今天苏昌兰丈夫阿德开车送我去佛山南海看守所会见天理。陈启棠、苏昌兰两人都是2017年3月31日宣判,分别以煽颠罪判刑四年半和三年。当天前往旁听的阿德、苏尚伟(阿兰哥哥)、阿德年近八旬的老母亲三人被强制失踪七日,据阿德讲被控制后收掉手机关在南海少年军校,因三个人都是重病号,经要求又被送往医院三班倒看管,每餐定饭15盒,由此推算固定看守人员达到12人。

9:30,管教把天理带出,继续在旁监控。可能是已经宣判的原因,监控距离在是两米开外,这比以往紧挨着侧耳旁听已有所不同。天理还是带着习惯性的灿烂笑容,根本不像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也完全没有几篇文章重判四年半的气愤和沮丧。他说虽是意料之中,但当庭表示上诉,在宣判笔录上提笔写道:“满纸荒唐言,一件诬陷案。不服,上诉!!!”他自己写了三页纸的上诉状转交管教,对公检法违反法定程序以及打压言论自由提出上诉。他分析了一番自己被抓、重判的原因。远因是十几年来参与佛山、广东地区、合肥小安妮等维权事件的积累;近因是香港占中时发了《敢怒、敢言、敢上街》等三篇声援文章和一些图片,以及积极营救苏昌兰。我告诉他,二审改判的几率微乎其微,包括案卷移送时间在内正常应该四个月左右审结,然后送监狱服刑。天理说上次他们构陷我所谓诈骗8000元被判了两年半,还有一年三个月余刑,就是不送我去监狱,这次能不能进监狱都难讲。临近告别时,天理要我转告家人,不要因为自己的事,影响孩子的终身大事。自己还要呆两年,孩子只要感情稳定,先结婚,不要等他出来,将来生孩子一起欢庆。说完,天理露出顽皮幸福的笑容。

李方平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