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化平:浅谈群体事件与维稳

维稳超过军费,在专制政权下不奇葩。对这样的政权威协最大的是内部分裂;然后就是国人的群体抗争。而非外敌。

如果大家仔细观察当局的维稳摸式,研究过当局对不同群体事件的应对模式,就能明白镇压是必然的——当局最恐惧的是事件进一步扩大、升级;从一个个案演化成乡镇级的压力事件他们已经很恐惧,包围镇压只是为了不让再升级为县市级的群体压力事件。

当群体性事件局限于乡镇一级时,当局的第一选择就是镇压扑灭;当群体性事件升级到市级之后,当局第一选择就是让步宁事息人、秋后再算帐。

群体性事件如不第一时间控制、镇压,就会扩展、发酵,群起而效彷……当局就会失控——没有足够资源镇压……政权就会崩溃……

当群体事件升级到地级市,按目前的模式,当局需要动用十万级别的维稳人员;(县市一级是万人级别的维稳人员;乡镇一级只是千人级别的维稳人员;个案只是百人级别的维稳人员)。

一个全权政权(极权),它的资源是有限的。各个击破它是没什么难度的。而多个地方同步群体事件,他难以应对。一线城市的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展开,目前的摸式当局需要动用百万级的维稳人员,这个叫二级压力事件,到了这个程度,崩溃已经无法阻挡。

这个政权的维持,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因为他的每一个矛盾都无法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化解,只能是高压。一起又一起的群体事件累积起来,会倒逼他们内部的分裂,然后崩溃。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