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军队属于国家

常识

“军队国家化是新中国的基本国策。党卫军是法西斯和蒋介石才干的事情,是欺骗人民的卑鄙手段。”——1944年2月14日《新华日报》社论。

“如果没有军队的国家化,各种政治力量凡事都要用拳头、用枪炮来‘商量’,那就会成为一种反人民的武装集团,一种披着‘国家’外衣的政治土匪。”——1946年1月16日周恩来在《关于军队国家化问题》的发言。

“军队不能视为一党或个人所垄断的私产,军队不能用作一党或个人与民众为敌的内战工具。”——1946年1月23日《解放日报》。

当年共产党人呼吁的,正是文明社会的一个基本常识——军队决不能成为一家一党之私产,军队必须国家化。

军队国家化,顾名思义,军队属于国家所有而不是任何私人或党派所有,动态而言是指军队由专制政权的私家军、党卫军变成国家军队,其背后是家天下党天下的专制王朝变为现代民主国家的文明政治理念。

专制政治,革命打江山为坐江山(当皇帝),人民不过像牲畜一样是“江山”的附属物,“枪杆子”是独裁者的身家性命,权斗的核心是争夺军队控制权,于是,王朝更替常常是军事政变或者“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烈战乱。

民主政治,国家为人民所有,执政者地位不是来自武力占领而是来自人民选举和授权;军队、警察等国家公器为人民公有,只能由民选的官员统领,并且受到严格限制,决不可危害人民;政党是政治家推销理念和服务的团队,多元政党必须接受人民定期的挑剔和选择,成为执政者才能使用国家公器推行政治理想,其统领军队的身份不是政党领袖而是国家公职;任何时候,军队不可为家族或政党私有,党军分开,党派不在军队设立机构,不在军队发展党员,全国陆海空军,效忠国家、爱护人民,任何党派及个人不得以武装力量为政争之工具。

军队必须国家化,军队只有完成国家化,才算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国家才真正属于人民,政权才真正是人民的政权,军队才真正是人民的军队,只有这样的文明国家,政权更替才能走出丛林法则的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变成全民狂欢的节日庆典。这是人类文明数百年来最伟大的进步。

1946年1月16日周恩来曾代表中共提出军队国家化的具体标准:军队不属于个人,即军队不得为个人私有,成为私家军队;军队不属于派系,即军队不得成为派系政争的筹码;军队不属于地方,即军队不属于地方军阀,成为地方割据的资本;军队不属于政党,即军队不得为党军,任何政党不得在军队中有公开或秘密之活动;军队属于国家,即军队应由代表国家的民主政权的机构来统帅。如今60多年过去了,除了军队不再属于军阀以外,军队国家化的历史使命远未完成。

当公器私有

环顾世界,凡坚持军队为一家一党之私产者,无一例外是特权阶级独裁专制。希特勒的党卫军打着为德意志民族争取生存空间的旗号,祸害了大半个欧洲最后也祸害了德国人民,北朝鲜的金家军维持着特权阶级的穷奢极欲和人民无止境的奴役、恐惧和灾祸,还有萨达姆、卡扎菲、巴沙尔……独裁者都试图死死控制军队,人民争取自由不得不付出惨烈代价。

军队为一党私产,必然腐败透顶。一旦军队作为权贵利益集团统治人民的工具,成为特权利益分享者,整个特权集团仰仗军队腐败横行,等级森严密不透风的军队必然腐败更甚。高层分派系,中层提干靠关系,下层入党几乎明码标价,军队腐败,远甚地方,惨不忍睹。

军队为一党私产,必然毫无战斗力。军队深度介入国内政治,统治集团派系林立暗斗不止,互相防范,于是管理军队的理念不是效率和战斗力至上而是维稳至上,管理体制必然臃肿、混乱、低效,长此以往,根本没有战斗力,就像清末即使购买了庞大战舰,对外仍是不堪一击。

军队为一党私产,必然成为社会动荡之源。民主国家国内政治纷争,军队是旁观者,无论政党竞争如何激烈,总有法治底线。而专制国家,人人没有安全感,为争夺权力内斗不止甚至父子反目兄弟相残,无论是镇压人民还是统治者内部权斗,随时都可能爆发流血冲突,甚至演变成巨大动荡。

军队为一党私产,必然沦为人民的敌人。执政地位不是经过选举而是武力占领,无论最初的占领者怀有多么美好的理想,权力没有制约,人性的自私注定了强权者必定堕落为特殊利益集团,必然与人民要求的自由公正相冲突,当人民要求自由公正与专制特权矛盾不可调和,军队听命于特权必然镇压人民,从古至今历代王朝都是如此轮回的宿命。

莫名的抵制

2012年3月19日解放军报发表社论称“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等错误观点,始终把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作为最高政治原则来把握。”近年来此类声音经常在军报出现。

公然抵制军队国家化,这是当代人类社会罕见的奇谈怪论。军队不是国家的那是谁家的?军队不是国家的,凭什么军费要国库开支?军队不是国家的,人民是否就该另行组建国家军队?军队不是国家的,当政者有什么资格宣称这是人民共和国?有什么颜面面对一百多年来为民族独立、自由、民主而牺牲的仁人志士?一个多世纪以来数以千万计的中华儿女为抵抗外侮和民主自由献出了生命,还有无数的早期共产党人冒着生命危险追求革命理想,成千上万的优秀青年投奔延安,难道他们是为了永远的江山和特权腐败?军队国家化,正是当年共产党慷慨激昂的呐喊,为什么六十多年后不仅没有实现,反而成为“错误言论”了呢?

他们说,中国有中国的国情,军队是共产党建立的。如果自己建立的占领的,就永远归自己所有,那还有什么资格宣称代表人民?还有什么资格宣称共产主义理想?中国需要稳定,中国确实面临国家分裂的危险,但是,当政治变革发生,如果军队不能维护国家统一恰恰是党化的结果。在这文明的时代,一个国家不可能永远靠强权维护稳定,不可能永远靠武力维护统一,真正的稳定和统一必然建立在自由和公义的基石之上。军队国家化,改革管理体制,强化军队捍卫宪法、依法制止暴力、维护法治秩序的意识,已是迫在眉睫的责任。

他们说,军队已经国家化了,昨天国防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军既是党的军队,也是国家的军队、人民的军队”。可是,为什么军队口号只见“绝对忠于党”从来不见“忠于国家”或者“忠于宪法”?总是宣称党的就是人民的,8000万追求升官发财的党员怎能等同于13亿人民?几十年共产主义折腾怎能等同于五千年中华文明?党是党,国家是国家,人民是人民,非要说自己就代表人民,那就来一次全民公决试试。

他们说,军队都有政治属性。确实,每个国家的军队都有政治属性,但差别大了,有的属性民主宪政,为人民所有,捍卫人民的民主自由,有的属性专制独裁,为特权阶级甚至家族黑帮所有,奴役镇压人民。军队有政治属性和军队党化完全是两个概念,党派只是一个国家的利益集团之一,人民的军队国家的军队绝对不该忠于某个党派。

他们说,军队国家化是敌对势力离间党军的阴谋。这本来就是我们纳税人养活的军队,要求军队属于国家所有,反对特权专制,追求民主法治公平正义,怎么就成了阴谋?一边把自己的财产和子女转移到“敌对国家”,一边打压为中华民族自由民主而奋斗的仁人志士,到底谁在阴谋?作为中国公民,主张军队国家化天经地义,但这并不排斥某个政党在民主法治框架下领导军队,只要该政党经过人民公正选举成为执政党。如果共产党像国民党一样,军队国家化了同样也有机会通过国家公职领导军队,但任何一个政党集团绝不能把国家公器据为私有,这是文明国家的底线。

爱中国

作为一名军人,如果你真的爱中国,请认真想一想,什么是中国。中国不是某一特权利益集团的私有物,不是被占领被奴役的“江山”,中国不是党国,党国终将成为过去。中国是这片辽阔的土地、这五千年历史血脉、这13亿内心渴望自由、公义、爱的人民,中国是我们先辈生活的土地,对这片土地的爱不需要任何理由,中国是我们民族的历史,无论沧海桑田无论悲欢离合都是我们灵魂深处不可磨灭的印痕,中国属于我们每一个人,无论贫穷富裕无论地位高下无论城市乡村。

如果你的真的爱中国,请认真想一想,如何才能让我们的国家更美好。中国不只有世界第二的GDP和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还有傲慢的强权、横行的贪腐、几乎每一座高楼背后暴力强拆的血泪、遍地奔走呼号被关黑监狱被维稳的的冤民……如果你不知道这一切,请问问你的父母、你的同学、你的妻子儿女兄弟姐妹。这个时代无数的痛苦焦虑和我们每一个人息息相关关,尤其和你们相关,因为强权者依赖你们。中国必将实现民主,专制不可能永恒,问题在于,宪政转型过程中人民要为此付出多大代价,这取决于你们,你们想要自己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付出多大代价。

你们的责任是保家卫国,保卫我们的领土不被强权者一纸条约傲慢割去,保卫我们的家乡不被侵略者恣意践踏,保卫我们的海岛不被贪婪者偷偷占据,保卫我们的渔民不受他国炮舰恣意掳掠,保卫我们美丽的家园,保卫我们善良的人民,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当中国公民受欺侮,会有你们随时出现在身边。

你们的荣誉是制止侵略和暴政,在全球范围内捍卫自由和公义。半个多世纪以来,这支军队尝尽了耻辱,曾宣称武装保卫苏联,那个正侵害我们国土的强盗;牺牲数十万中华儿女保卫了金家王朝,两千万北朝鲜人民至今生活水深火热;支援越南专制政权,最后反过来痛咬自己……数十年来支持了一个又一个独裁者,反过来他们的人民嘲笑我们怨恨我们。中国军队当是公义的军队,荣耀的军队,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军队,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角落有专制暴政,你们当挺身而出,惩治盗贼,拯救无辜,这才是一个伟大国家的军队。

也许今天这些你们还无法做到,但内心深处请不要忘记,作为一名中国军人,你属于中国,而不属于任何利益集团,你们的职责不是政治权斗,而是这个伟大国家的自由、安全与荣耀。共产主义会远去,但中国依然是中国,任何一个党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祖先生活的土地,我们的历史文明,我们的兄弟姐妹父老乡亲,我们对这片土地的深情,我们对自由、公义、爱的渴望。

2012年8月1日

本文发布在 许志永特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