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更美好的社会

城市街头,看繁华的车辆和匆匆的行人,生活小区,看花园边悠闲的人们,我常常在想,我们承受沉重的压力,执着于民主法治的梦想,可我们到底能给这个社会带来多少好的改变?我们能让这个社会更美好吗?

如果我们不能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美好,我们付出的代价也就没有意义。民主法治至少短期内并不能带来经济更快速增长,政治文明完成转型之后人们依然过自己的生活,也会有自己的烦恼。可为什么我们还要努力?无数次我行走在城市和乡村,无数次追问自己的心灵,幸运的是,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这个社会可以更美好。

国庆节前,我接到一位北邮同学的电话。她来自安徽农村,自家的房子被当地政府勒令9月26日之前必须拆掉,否则这一天政府要强拆。为了房地产开发攫取巨额利润,政府强行驱逐这片土地上世世代代居住的人们,有的村民通过和官员拉关系多得一些赔偿,更多的村民只好忍受不公正默默拆掉自家的房子。我告诉这位同学,给房子贴上标语,拍成照片,以北邮学生的身份写求救信一起发到网上。9月26日的最后期限房子没有被拆掉,当地政府动用各种途径威胁这位同学的亲戚朋友,也威胁她本人。但不管怎样,地方政府后来还是有点胆怯了,开始找他们家人谈判。

很难想象,如果她不是一个大学生,如果没有网络可以曝光当地政府的野蛮,他们家会遭遇什么,很可能像大部分村民一样只能默默忍受不公正。地方官员害怕网络曝光,因为他们害怕上面的青天偶然看到偶发慈悲,这也是很多弱者维护权利的常用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在很多地方,至少在山东省很多地方是不起作用的,山东郓城县野蛮征用,中秋之夜被失踪的访民李淑莲在黑监狱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些消息在网络上都被迅速删除,因为据说山东有人在北京做高官,于是地方官员可以通过贿赂和复杂的关系网遮盖互联网——这弱者仅有的微弱的阳光。

本来,房屋拆迁、土地征用都意味着巨额利润,完全可以与土地和房屋的原所有人分享,大家共同受益,但是,他们有钱,有枪,有黑社会,他们恨不得吃了人连骨头都不吐。我见证了太多的苦难,不是那些无权无势者太刁民,而是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所有的国家都有特权腐败,但我们国家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国家的特权腐败没有独立的司法和舆论监督,特权腐败几乎无处不在,影响每一个人的生活。所有的国家都有不正义发生,但我们国家跟别人不一样,这个社会缺乏正义的底线,当弱者遭遇不公,他们找不到说理的地方,即使来到国家的首都呼喊青天也会被地方政府抓回去关到劳教所或者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里。

国家六十周年庆典,本应普天同庆的时刻,我收到很多短信,有感恩与忧伤的祝福,还有一些求救的呼声,很多执着追求正义的无权无势者被监控、被关押、被殴打,在他们背后是更多更多的无权无势者,默默忍受社会不公。当他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被任意失踪和监禁,作为一个法律专业人士我却只能说,对不起,我什么也帮不了。我不能天真地告诉他们找领导投诉,也不能天真地告诉他们到法院起诉,我只能说,对不起,没有办法。

一个缺乏基本正义的国家,一个内部分裂为官员和平民的国家,一个缺乏道德根基的国家,如同建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不可能持久。在繁荣与希望的背后,我们的国家酝酿着深刻的危机,这危机让每一个对自己民族怀有责任心的公民感到痛心。

这个国家需要改变。在漫长的改革之后,我们国家会完成政治文明转型,成为一个民主法治的现代文明国家,这是我们的梦想,也是中华民族几代人的梦想。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并不能在一夜之间建立一个完美的社会,我们的社会仍然会有不公正,会有贫困,会有谎言,会有一切今天这个时代丑陋的东西,但是,至少我们会有民主法治的制度,抑恶扬善,彰显正义,至少这个社会的根基是良心和正义。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的国家依然会有贫困,要改变那些遥远山村里的人们的生活状况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这个国家不会用宽阔的街道和奢华的霓虹灯掩盖贫穷,经济发展的成果能为全体国民分享,公共财政更多用于教育、社会福利而不是政绩工程或者楼堂馆所。民主社会不是国富民穷,而是藏富于民。

我们的社会仍然会有不公正,也会有穷人和富人的差别,但是,这种差别是有底线的,国家保障最穷的人也有体面的生活,富人只能依靠自己的才智和勤劳而不能依靠法律之外的特权,财富来源是正当的。

我们的社会仍然会有城市和乡村的差距,这种差距的消失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这种差别并不意味着法定权利和人格尊严的差别,社会保障、选举权利等各个方面,公民无论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都是平等的,那些跟随父母来到城市上学的孩子不会感到自卑。

我们的社会仍然会有贪官污吏,他们以国家公权力谋取私利,但是,他们只能是个别现象,隐藏在阴暗的角落里,绝不可能占据绝大部分公共服务的职位,他们像过街老鼠一般,哪怕只是一次公车私用也可能会被媒体曝光批评。

我们的社会仍然会有一些不负责任的政客,他们的许诺不能兑现,但是,他们的地位不是由上级决定的,而是由人民手中的选票决定的,骗子不可能得逞太久,更不可能骑在人民头上。这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政治,但是,政治不应当是阴谋诡计不择手段的代名词。

我们的法院也会制造冤案,把无辜的公民判处刑罚,但是,这样的冤案注定是极个别的,不会因为腐败,也不会因为强权,而是因为法治固有的代价。这世界没有绝对的公正,但是,法官忠于法律和良心,他们能够担当社会正义的底线。

我们的民主也会有不尽人意之处,代表大会里的争吵可能让人心烦,但是,他们真的为自己的选民说话,公仆们真的在意人民的意见,至少,他们不敢在人民面前如此傲慢和冷酷。人民的选举权利是真实的,他们的选票有价值,在权力面前,他们有尊严。

我们的社会仍然会有不自由,权利和义务从来都是一对矛盾,但是,无论身处何种位置,自由对于每一个人是均衡的,没有人能够超越法律之上,至少,那些宪法中列举的权利和自由是真实的,中国公民不会因为举报乡政府遭到跨省追捕,不会因为上访被关进黑监狱。

我们的社会也会有谎言和欺骗,但是,那些违法者会得到正义的惩罚,他们注定是少数。在一个诚实信用主导的社会里,我们的孩子用不着从小就被教导不要相信陌生人,他们不需要泯灭纯真的天性就能适应这个社会。

因为人性固有的弱点,我们从不奢望能建成一个完美的社会。但是,我们能够实现一个更加公平正义的社会,一个更多人感到安全、自由和幸福的社会,一个更美好的社会。

我们的国家可以更真实。根据宪法,我们和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一样,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我们的选举不需要那么复杂的操控,不需要确保什么组织意图,只需要按照法律公开公正进行。我们的法官不需要听命于权势,他们不需要掩饰法律的孱弱,司法应当成为社会正义的底线。我们的新闻不需要伪造和谐,真正的和谐必然建立在公平正义的基石之上。我们不需要为外来的批评而愤怒,我们的人权状况需要人民真实的评价。当公仆们在讲坛上大谈廉政,他们的内心应该有一份真诚。

我们的人民可以更善良。当克拉玛依剧场大火燃烧的时候,人们会首先想到孩子,不会有人高呼“让领导先走”。当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打死他的父母到处奔波于各个部门之间,不会遭遇冷漠和白眼。当奶粉里发现三聚氰胺,三鹿集团不会掩盖真相让孩子们继续食用。当河南省长葛市民王金英因为弟弟被冤死来京上访,她不会被地方政府在北京南站打断肋骨扔进枯井里无人问津。在法治的天平下,我们普通公民没有必要成为刁民才能维护自己的正义。人与人之间不会如此冷漠和猜疑,我们乐于帮助他人,我们相信正义,我们相信人性美好的一面。

我们的社会可以更美好。我们可以告别谁拳头硬谁说话就算数的社会,治理街道和乡村的不是自私贪婪的官僚和黑社会,而是最有品德的公民代表。我们可以告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社会,公权力不可以任意谋取私利,没有超然于法律之外的权势者,每一个人不需要向别人卑躬屈膝。我们可以告别冷酷无情的社会,弱者能够得到正义也能得到关爱。有一天,特权腐败不会如此贴近每一个人的生活,正义不会距离我们每一个人如此遥远,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没有那么多敌意和愤怒,每一个中国人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品德和才能就能找到合适的位置,在服务社会的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价值、尊严和幸福。

我们理想的社会是一个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自由幸福的社会,一个建立在良心根基上的社会,我们的后代将生活在一个民主、法治、自由、仁爱的国家,他们无论出身如何,天赋如何,这个国家能保障他们每一个人的正义,给每一个人尊严和幸福。这将是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于是,当我们努力服务社会,为陌生人的权利和尊严而奔走,当我们遭受打击、误解各种磨难,当我们只能选择相对清贫的生活,我能感到,我们所有的努力是有价值的,我们的生命是有意义的。

2009-10-20

本文发布在 许志永特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