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昆:我和警察在一起的日子(一)

由于种种原因,我成了重点稳控对象,我见过全国各地好多警察,坏种警察也有,但是也遇到过一些好的警察,比如有时候在录口供时尽量把我的情节记录的轻一些,最近一次我被拘留了十天,刚进审讯室的时候一名佩枪警察说:不会处理你太重,你是外省人,我们和你也没有仇,但是你的文章碰了红线,不处理没法交代,你以后不要再来云南了,这里不欢迎你,我们这恐怖分子多,你来云南也不安全。

这里的警察和沿海不太一样,腰上佩的手枪很大,像美国大片那种,冲锋枪也很常见,逮我就像逮恐怖分子一样,冲进来二十多个警员。

拘留期满后,天还没亮呢,我就在警方的接力下到达昆明机场,没有进行排队安检,直接走了一个特别通道上了飞机,直到飞机起飞警察才向我挥手告别,真的挺负责的,走之前我告诉他们:有时间来徐州玩,我请你们喝茶。警察说希望以后不要再见了!

云南警方很小气,由于我的银行卡里没钱,微信当时也就几百块,现金四十多,买机票的钱不够,他们就通过江苏省公安厅国内安全保卫总队联系上了直接负责我的警官,警官通过微信支付帮我买的机票。

下飞机后,刚出来,三位警官就围了过来,其中直接负责我的警察帮我拿的行李,他说这次机票钱是他个人先帮我垫付的,我有点不信,你不是有经费吗?反正你就是工作,你想利用我,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信你!

上了车,这是某队长的私家车,德国品牌我很喜欢,我问他们怎么不用公车的?他说现在公车取消了很多,还要申请,麻烦,领导很忙,也不想有事没事找领导,我不信,我又问他:你加油不用花钱吧?他答:有油费补贴。这话我信了,我说纳税人的钱都养你们这些人了。

我被安排到了一个宾馆里,一个黑衣人扛着摄像机,一个大领导坐在我对面给我谈话,他说我留长头发像个流氓,我说我是流氓我怕谁!录像好像已经开始了,和其他上电视认罪悔罪或者指正他人的情况不同,谈话的大部分内容都在教育我,也没有给我准备任何稿件,警官说我二十多岁的人生都在走这条邪路可惜了,我和他们的孩子年龄都差不多,他希望我能有一个正常的人生,好像说的跟真的是的,我也就应付一下,录完像我问我能上央视吗?他们笑着回答说不一定。

说实话这次负责我的警察很不一样,以前那些警察都是吓唬我,威胁我,还有监狱警察虐待我,我根本就不怕,咱们对抗是的,反正我能写能上街举牌。

有一次:警官约我出来散步,他说他工作和生活压力都很大,也有抑郁症,这次找我不是为了工作,是私人感情,他让我多出来散散步,释放一下就不抑郁了。在路上我点了一根烟,抽完后弹到了地上,他什么也没说,跑过去帮我把烟头捡了起来,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随地扔过烟头。

在我和他相处的一个多月中,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抽过哪怕一次烟,除了那件洗的很干净的警服,他里面就是那件很老气的毛衣,大多次他来找我都是骑着那辆很破旧的电动车,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节省,他说他是从安微砀山农村走出来的,自己家里也没有关系,只能靠自己,他在部队又考学当的军官,转业后分到公安系统了,孩子在上学,老母亲要照顾。他的孩子是个女孩子,喜欢穿名牌,喜欢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他说:女儿就是我的宝贝,我小时候受了很多苦,我希望我的下一代过得好一点,物质上我会尽量满足她。和文学作品里的克格勃、电影里的特务完全不同,这个警官的眼睛里表现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除了警察,她也是个父亲。

我有些被打动,我说我有一些同学在美国、如果你的孩子以后出国留学我可以帮忙照顾一下。现在很多警察的孩子都在海外读书,这一点他没有否认,他说:我是警察,纪律部队,政治上的事我不能发表意见,我只能按照领导交代的事把任务完成,这个社会是有些问题,发达社会也一样,我最关心的是领导能放我几天假在家好好睡一觉。

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的上午,他提了一些菜到了我家,他知道我抽烟,还给我买了两包十块钱的烟,他说这不是领导要求的,我来就是陪你过个节,这都是我自己花钱买的,他这话的可信指数非常高,我到过很多城市,警察一般都是抽的中华烟或者九五之尊之类的,不会抽这么便宜的烟。

妈妈说:你不在徐州的这段时间里,警官一有空就来家里帮忙。警察比你好多了!我想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作为警察是合格的,而我作为儿子是不孝的,我梦想改变世界,但是妈妈这两年已经满头白发,我是应该多陪陪老人家了。“把每一件简单的事做好就是不简单,把每一件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把父母照顾好也在让世界美好”。这句话是警官告诉我的。

他一直也是这么做的,他在我家下厨炒菜,让我来洗菜,我在家从来都是饭来张口不干活,他教我如何把一道菜炒好,刀也重要,切功也重要,火候也重要,一个都不能少,做事情也是,每一个程序都认真对待结果就不会差。接下来的几次吃饭,在警官的帮一下我开始练习切菜,我又练习炒菜,我感受到了自己动手做的饭怎么吃都很香,从他身上我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给我谈过政治的问题,也没有试图从我这里获取什么情报。

午饭过后,他打车回老家看她老母亲,连和母亲吃顿饭都没有,放下节礼就回警队值夜班了。事实上如果不堵车他也可以陪陪他的母亲吃上一顿饭的。“纪律是第一位的,永远不能迟到!忠于党,忠于这份职业”他说。我试图纠正他的想法:应该忠于人民!因为你是人民警察,不是党警!他又强调不谈政治话题。

有一年的春节,他也在值班,家里被盗了,他没有报警,因为自己就是警察,他也没有动用警力资源,他说:小偷也要过年!他彻底颠覆了我对警察这一群体的印象,让我看到了每一个群体里都有不同的人,并不是所有的警察都是坏种!他说刚刚进警队的时候处理过很多人,也有一些未成年小偷,法律规定5到15天的拘留,他每一次都不会开出超过5天的拘留决定书。他说每个人生活都不容易,小偷也一样,这么小的孩子能不送就不送。他说:我也改变不了这些孩子的命运,以后他可能还会进去,那就是别人处理了,我时间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就在最近,我到社区去查我以前过期的医疗保险还能不能用,警官恰巧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里,他办案路过我家,我说我在社区了,他和另外一个司机说正好这会儿忙完了可以送我回家,我坐上了警车,警灯一直在闪,一到路口就直接鸣警笛闯红灯,我爽到非一般的感觉,闯了几个红灯后,警官对司机师傅说:现在老百姓对我们要求高,你开的不是自己的车,你是代表着徐州公安的形象,上级对我们要求也高,我们自己也要要求自己,现在不办案不能这么开,警灯也关了吧。听了他这些话我的感觉很奇怪,我在想共产党是怎么把他培养的这么忠诚?

他在警队里是个怪人,只把任务完成就行,也不想立功什么的,他说官做大了心思多,周某康又有什么好结果,平平安安不贪不腐一身轻松!话说的很漂亮,我笑着说:你敢发誓你没替人办过事吗?

闲聊中我告诉他一件事:曾经有一次在外地,安全警察请我吃饭,花了六百多却让酒店开了几千块钱的发票,吃完之后在酒店拿了几条中华烟给了我一条,在中国很多地方,像我们这一类人就是警方的资源,可以搞点维稳经费,从中能捞不少,你下次不用买菜做饭了,咱们下馆子吃。他说:我不抽烟也不会喝酒,不喜欢吃吃喝喝的饭局,花自己钱心里踏实,我把做饭当做一种乐趣。

转自:失去的公平正义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