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警察是黑的,法官是黄的”

王峭岭、李文足、余文生、马连顺

今天下午三点,小马哥(马连顺律师),余文生律师,李文足和我四人,怀抱期待,在天津一看二看,要求会见,且给王全璋,吴淦,李和平三人存钱存衣物。(我们四人坐在看守所接待大厅里等着他们请示领导。这时四五个民警从里面小门出来,手里拿着某种证件,估计是工作证,一边走一边指着证件说:“警察是黑的,法官是黄的……”我们四人听了,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小马哥笑着解释给我们:“可能是证件上用来辨识的颜色。”我们才不管呢,就是听着太逗了!)

玩笑收起,工作结果如下:

1、余文生和程海二位的律师证复印件早就被看守所放在接待室,属于一级防范律师。武警一看真人来了,不放行。上次竟然把两位律师放进去两道门,估计被认定为严重事故了。余律师被敷衍,不能会见。

2、在二看门口要求存钱,经过一番交涉,小马哥以朋友名义存进一百块,而余律师,我,李文足都不能再存钱了。经过交涉,另开了一张收据,只能写李文足,马连顺的名字。余律师就成了“等”,我连“等”都不是了。

3、一看窗口一看是我,连请示都不做了,直接让我自己打领导办公室请示。打了八次没人接之后,我打了监督电话,董警官接的,说给问问,就来了一个女警,让我写了申请书。写完申请书让存钱存物了。这个申请书我认为不合法,留待申请行政复议。

4、我们四人要给吴淦存钱,被一口拒绝。二看给的理由:只有家属可以存钱。

5、李文足给全璋带的衣物顺利存入。

我的不解:

1、余律师,马律师,李文足要以朋友名义给李和平存钱,被拒绝,理由:只允许近亲属存钱。我得好好研究一下法律条文。

2、为什么马律师可以为全璋存钱,存完钱后,连全璋妻子李文足都不能存钱?我跟余律师作为朋友都不能存钱了?

3、给吴淦先生存钱也是这个疑问,因为在长沙,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可以为谢阳律师存钱。天津这样,应该不是全国统一。

私人求助:有关看守所存钱存物的法律规定,请私信给我名称,我去百度,因为709被抓律师已经一年八个多月,不让自由的存钱存物存书。再次感谢!

709家属王峭岭
2017年3月2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公民行动.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