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怡:哀别佟适冬老师

佟适冬

初春的长沙,细雨蒙蒙,似苍天酒下悲伤的泪,为佟适冬老师这位铮铮铁骨的逝去哀怨。陆续从各地赶往长沙瞻仰佟适冬老师遗容的同仁朋友们络绎不绝,佟老师曾经的经历让家人弃之远离,本应享有退休教授级高工资待遇的他却每月不足千元的工资捉襟见肘。记得有一次在饭桌上我问到他钱够不够花时他微笑着说:够了!从未有过抱怨。立冬那天是老前辈的生日,长沙的同仁朋友们给他庆祝八十二岁的生日。我因为在武汉不能前去,给佟老师打电话祝贺。当我问他微信有没有绑定银行卡时,他说:不会用。我只好通过冯军转给他二百元红包表示心意。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他生前的最后一个生日。

老人已经换上了寿衣,一套红黑相间的缎面唐装,看上去安详,和蔼。只是双眼一直未瞑,因为他有太多的愿望未能实现。

记得2014年我第一次在长沙见到他时他和我谈到了秦永敏老师,两位前辈多次在电话中交流却未曾谋面。佟老师一直期待能够见面秦永敏老师,如今阴阳两隔,成为了永久的遗憾。
去年五月份我出狱后给他打电话问候,他对我非常关心。我在看守所的情况简单的向他介绍了一下,几个月以后我们又在长沙见面。我之所以能够坚定自己的信念,痴心不改,也是我有佟老师和秦永敏老师这两位前辈楷模令我肃然起敬。

意外得知老人家辞世的噩耗后悲伤不已,原本打算在杭州游玩的计划果断取消,当即订票赶往长沙。与长沙的同仁朋友们一同膽仰佟老师的遗容。

久久地站立在老人的遗体前凝视着,轻轻抚摸着他的衣袖,心中呼唤着:佟老师!静怡来看您了!寒冬时节您在微信上关切的让我注意保暖,我也希望您老保重身体。可是您现在却离开了我们,走的时候是那么的孤独,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想到这里再见忍不住压抑的悲痛,长硊在老人面前,泪如泉涌,失声痛哭。

连日来,长沙的同仁朋友们一直在忙碌着老人的后事。见到冯军后他自责的对我说: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没有照顾好佟老师。

昨天晚上冯军与佟老师的义女在电话中协商佟老师的丧葬事宜,电话中得知佟老师生前早已经交代过义女,将自己的骨灰分成两半,一半撒进湘江,另一半带回北大。听到这个消息后冯军咽哽落泪,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黄静怡

2017年3月6日于长沙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