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木:一个青年的囚徒之路

戴学林

我是怀着一种十分复杂的心情写这篇文章的。

这份复杂难以描述,既有恐惧,又有悲愤,还夹杂着强烈的失望,甚至绝望。这一切都是源于一个消息,一个令人有些震怒的消息。一个青年,因为传播思想,成了囚徒。

这个青年的名字叫戴学林,曾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理想国”的营销编辑。我与戴兄虽未谋过面,却也是神交已久。从博客时代到微博时代,再到微信时代,我们始终保持着联系。他给我的印象,始终是一个主动、热情且富有思想的大好青年。

我与戴兄相识于书。刚参加工作时,我喜欢买书,尤其是是“理想国”的书,但因刚从大学毕业,囊中羞涩,许多中意的书,都因没钱而放弃了。后来,经一位媒体朋友介绍,我认识了戴兄,在得知他供职于理想国时,我内心抑制不住地脱口问道:戴兄,以后能给我寄些你们的书吗?

问完后,我自觉有些唐突,便急忙补充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没想到,不等我发出这条消息,那边便回复说:西木兄,没问题,以后你要看什么,尽管跟我说,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寄的。

此后,果然没有食言,几乎每周我都能收到戴兄给我寄的新书。其实我知道,戴兄是营销编辑,有调配样书的权力,但同时我也知道,社里对他是有考核的,比如寄出去多少本书,便要有一定量的书评。但我几乎很少写,戴兄却对此并没有说什么。

对一个未曾谋面的所谓朋友,戴兄能如此守信、尽心,实在令我感动,也令我铭记于心。

有关戴兄的案情,我先前一无所知。一方面是国内没有任何相关的新闻和消息,另一方面大概也是他的家人或朋友有意低调处理。直到最近,在一个群里,有人贴出一张北京公安的案情介绍,上面赫然写着“戴学林”三个字,我惊愕之余赶紧求证,果然就是我认识的戴学林。

紧接着,朋友间便开始流传开一则新闻,是香港一家媒体的报道。我从这则新闻中,大概了解到了戴兄近一年来的遭遇。

报道称,戴兄去年5月便失去了联系,至9月才确认被公安带走。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我与他还有过一次联系,是向他询问网上盛传的有关理想国总编辑刘瑞林女士“被辞职”一事,他很快回复说:虽有风波,但一切安好,勿挂,勿外传。
回复很简短,我再追问时,他便不再出声。当时我心中还纳闷,以前与戴兄交流时,他并不如此,现在回头看,想必当时他已经深陷风波之中。

至于戴兄被抓的罪名则是“非法经营罪”。据报道称,他被控于2015年5月至2016年5月18日一年间,与另一被告张晓雄以合作营销、四六分成方式,由他负责用微信号“禁忌的游戏”出售《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等港台书籍,张晓雄负责入书并寄给买家,合伙销售1300多本港台书籍,当中被鉴定为“非法出版物”的金额23万余元(人民币,下同)。
“非法经营罪”,一个耳熟能详的法律术语,它曾被用在了许多官方不待见的人的身上。它仿佛就像一个万能罪,任何不便以政治公开处理的案件,都可以将其套上这个罪名。

23万余元,被判了5年。若单纯从法律角度出发,这似乎无可挑剔。无疑,在现行的法律下,戴兄的所作所为确实是触犯了法律。可是,这当中却存在着严重的选择性执法。
事实上,我们都很清楚,像戴兄这样在网上兜售港台书籍或日用品的人何其多,却也鲜少听说有被判以“非法经营罪”的。所以,这次戴兄的获罪,在我看来,政治的因素大于法律的因素。

我综合了各方的消息,大约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其一,他出售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这本书,本身就是不受内地官方待见的所谓禁书;其二,他似乎无意间牵扯进了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香港某书店事件之中。这两个方面,无论哪一方面,都足以让他惊动了官方。

戴兄供职的“理想国”,我想不用介绍,大家也是熟悉的。它无疑是国内出版界的一盏明灯,用自己微弱的光照亮了已经坠入黑暗的出版业。它是国内为数不多,拥有出版理想和情怀的出版机构之一。它在知识界颇有影响力,出过一大批具有思想性和启蒙性的图书。

正因如此,它也一再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和关照。不仅多种已出的图书被禁,领导层也一再传出被“修理”的消息。事实上,差不多与戴兄出事同一时间,理想国的母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的前董事长何林夏因“受贿罪”被捕。

上述提到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的作者高华,便是该社的作者。2015年11月,该社曾出版他的遗作《历史学的境界》,但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下架。

而这本《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2000年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至今已重印数十次,但在内地始终被列为禁书。但事实上,这本书除了触及的主题较敏感外,书中所引的资料都是来自于正儿八经的已经公开的党史资料,而且在注释中标得清清楚楚。正如有律师曾在法庭上指出的那样,这本书是一本严谨的党史著作,不符合“诋毁国家领导人”等的“非法出版物”认定标准。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荒诞。他们宁愿让那些充满后宫争斗的政治八卦在火车站的报刊亭流转,也不愿意看到一本客观、深刻且尊重史料的学术著作在人们手中传播。
而更为荒诞的是,一个青年,因为这一本书而走上了囚徒之路。

当然,这里的原因是再明白不过了。因为,制止或禁止一种异议思想传播的方法就如同制止流行病一般,无须把异议思想从每一个人的头脑中抹掉,只要能有足够多的人停止散播它就可以了,掐断了传播链上的中间环节,使发送端和接收端无法交往信息,其目的就达到了。这就像扑灭流感时并不需要人人都打预防针或接受治疗,只要有足够多的人不传播病菌就可以了。

无疑,抓捕像戴兄这样的青年,便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转自:西木的杂货铺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