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骚乱扩散至“新经济”

1

零售、物流和服务业的劳工行动数量均大幅增长,三者总和首次超过制造业劳工行动数量,后者下滑了近三分之一。

去年,中国劳工骚乱扩大了“足迹”。长期困扰制造业和建筑业的劳资矛盾,已开始波及快速增长行业,而北京方面就寄望这些行业能够成为未来经济增长的支柱。

《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在2016年记录的罢工和抗议活动共2663起,比前一年少了112起,但仍然是2014年的近两倍。劳工骚乱向新产业蔓延,部分抵消了制造业劳工骚乱的下滑。

这个总部在香港的劳工权益组织的研究员基根•埃尔默(Keegan Elmer)表示:“新经济领域充斥着过去的、旧的劳工问题。”

中国制造业和建筑业长期依赖农民工,而随着加入这支劳动力大军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中国劳动力供应逐渐吃紧。这推高了工资水平,引发了欠薪事件,当用人企业悄然关门或搬迁时,就可能影响年纪较大的员工的社保缴纳。

然而,零售、物流等行业中的快递员和销售人员也日益面临类似的问题。

零售业的劳工行动数量增加了一倍,运输业增加四分之一,服务业增加五分之一。它们加起来的总数首次超过制造业的劳工行动数量,后者下滑了近三分之一。建筑业的劳工行动仍然最多,但其增幅只有8%。

中国劳工骚乱的真实总数可能要大得多。《中国劳工通讯》的统计结果主要来自网上有关劳工行动的消息,该组织要能核实每一起行动的基本细节。埃尔默估计,根据由中国活动人士披露或政府零星公布的大得多但未经核实的数字,上述统计结果可能只占了实际劳工行动总数的10%。

被公诸于世的官方统计数字确实说明了更深层的问题。根据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一名官员的说法,在阿里巴巴(Alibaba)总部所在的繁华沿海省份浙江,去年1月到10月期间发生了逾1700起欠薪事件。

这名官员在1月告诉中共喉舌报《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重工业依然是欠薪高发的“重灾区”,并且新的矛盾逐步凸显,“互联网+”等新行业欠薪案件“高速攀升”。

劳动者也利用互联网来加强组织能力,去年因沃尔玛(Walmart)修改工时政策而发起的一系列罢工就体现出这一点,这些罢工是通过社交消息平台微信(WeChat)协调组织的。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社会学教授陈佩华(Anita Chan)表示,以前的大规模劳工行动往往只在单一工作地点发生,可能所有员工都参加——人数有时可能数以万计——而沃尔玛罢工是在全国各地的多家门店发生的,这些门店的当地雇员人数相对较少,并且只有部分员工参与罢工。

陈教授表示,沃尔玛罢工很难被视为劳动者的胜利,但她补充说,“沃尔玛罢工利用了社交媒体,在如此之多的工作地点发生——这绝对是新特征,在这种意义上”,他们发起的运动显然是近年来最大的。

中国唯一获得官方批准的工会组织、政府控制的中华全国总工会(ACFTU)并未反对沃尔玛员工的抗议活动,但也没有为他们提供实质性支持。

中华全国总工会无力阻止欠薪事件发生,这一点在每年农历新年前后的劳工骚乱高发期中得到体现,尤其是在建筑业。在建筑业,工程全款往往直到春节长假即将到来前才会发放,而数以亿计的农民工都要在春节期间返乡,与家人团聚。

中央人民政府的网站最近发布的一篇文章讲述了李克强总理在春节前访问云南省农村的农民工。当李克强问一名农民工去年收入多少时,这名农民工说,他在内陆大城市重庆当了两年维修工,被拖欠了5万元人民币。

译者/何黎

转自:FT中文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