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截至2016年7月4日18:00的最新資料及個案進展

截至2016年7月4日18:00,至少319名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或失蹤


319名人員的分類統計】(律師、律師助理、律所人員/其他公民):

(319人名單下載PDF)

·已批准逮捕:24人(11/13)

·取保候審:16人(11/5)

·軟禁:1人(0/1)

·限制出境:39人(28/11)

·被短暫拘留/強制約談/傳喚(已獲釋):264人(124/140)

*注:其中23人同時被歸類在兩個分類;1人同時被歸類在三個分類。


24名仍被羈押或失蹤的名單】

(個案詳細資料下載PDF)

·已批准逮捕(羈押於看守所):24

9名律師:①周世鋒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謝燕益⑥謝陽⑦包龍軍⑧李春富⑨劉四新

1名律師助理:①趙威(考拉)

1名律所人員:①吳淦(屠夫)

13名其他維權人士:①勾洪國(戈平)②劉永平(老木)③林斌(望雲和尚)④胡石根⑤尹旭安⑥王芳⑦劉星(老道)⑧張衛紅(張婉荷)⑨翟岩民⑩李燕軍⑪姚建清⑫幸清賢⑬唐志順

·指控的罪名

顛覆國家政權罪:①周世鋒②王宇③王全璋④李和平⑤李春富⑥劉四新⑦趙威(考拉)⑧勾洪國(戈平)⑨劉永平(老木)⑩胡石根⑪翟岩民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①謝燕益②謝陽③包龍軍④吳淦(屠夫)⑤林斌(望雲和尚)

尋釁滋事罪:①尹旭安②王芳(湖北聲援屠夫案)③張衛紅(張皖荷)(濰坊案件)

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①李燕軍②姚建清③劉星(老道)(濰坊案件)

組織偷越國邊境罪罪:①幸清賢②唐志順


【具體進展通報】(2016.05.07-2016.07.04)

【三個案件進入檢察院審查起訴】

(1)    已進入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①周世鋒案 ②李和平案 ③勾洪國案

(2)    仍處於公安偵查階段:①王宇案 ②王全璋案 ③謝燕益案 ④謝陽案 ⑤包龍軍案 ⑥李春富案 ⑦劉四新案 ⑧趙威案 ⑨吳淦案 ⑩劉永平案 ⑪林斌案 ⑫胡石根案 ⑬翟岩民案 ⑭幸清賢案⑮唐志順案

(3)    已進入法院審判階段:①尹旭安案 ②王芳案 ③劉星案 ④張衛紅案 ⑤李燕軍案 ⑥姚建清案 (與“709大抓捕”相關的聲援屠夫案/濰坊案)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名存實亡】

(1)    2016年6月28日,劉曉原律師經北京市司法局官網查詢,目前鋒銳所只剩下10名律師——即被涉案律師4名(合夥律師周世鋒主任、律師黃力群、律師王全 璋、律師王宇),派駐分所律師3名,合夥律師劉曉原、合夥律師周立新、律師孫德忠。在今年4月底時,鋒銳所有執業律師55名,5月底“年檢”結束時剩15 名律師。

(2)    2016年5月,劉曉原律師就無法調離鋒銳所、也無法參加今年律師年檢一事,到北京市司法局進行交涉,無果。

【律師“解聘潮”繼續】

(1)    截至目前,官方告知“已被解聘”的22名律師包括:文東海和李昱函(王宇)、蔡瑛和馬連順(李和平)、覃臣壽和李貴生(張凱)、尚寶軍(劉永平)、王磊(劉四新)、李柏光(謝燕益及胡石根)、楊金柱(周世鋒)、陸智敏(李姝雲)、任全牛和嚴華豐(趙威)、王飛(高月)、紀中久(勾洪國)、呂洲賓和黃漢中(包龍軍)、梁小軍(謝燕益)、常伯陽(林斌)、葛文秀和胡林政(翟岩民)、尚滿慶(劉永平)。

(2)    2016年6月22日,辯護律師李昱函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宇,李斌向其出示了一張紙條,抬頭是李昱函律師,內容大意是尊重王宇的意見,解除李昱函和文東海律師不再擔任王宇的辯護人,落款是王宇母親佟彥春。李昱函律師當場質疑其真實性。

(3)    2016年6月26日,辯護律師楊金柱對外透露周世鋒弟弟周玉虎書寫的《解除委託書》:“本人周玉虎系周世鋒的兄弟,委託楊金柱律師為我二哥周世鋒的辯護律師。現本人聲明解除與楊金柱律師的委託關係,無需楊金柱律師為我二哥周世鋒辯護。特此聲明,周玉虎,2016年6月20號。”

【神秘的“官派律師”】

(1)    2016年5月23日,謝燕益的辯護律師梁小軍和謝燕益哥哥去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李斌回復說,謝自己寫了不接受家屬委託律師的聲明,並簽了委託書和委託協議給公安機關幫他找的律師,這些法律檔都在那個律師那裡。隨後梁律師提出要見那個律師,但李斌說,謝燕益哥哥可以見,但必須寫出承諾不得向包括梁小軍在內的協力廠商透露律師資訊。還說以前趙威的律師資訊被洩露後,律師接到很多電話,對她們造成很大騷擾。

(2)    2016年7月1日,翟岩民的辯護律師葛文秀與胡林政前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申請會見。李斌稱,翟已於2016年2月通過辦案機關提出聘請律師的要求,辦案機關按照規定為其聘請了律師,現在翟已經委託了兩名律師,但不能告知葛文秀及胡林政所聘律師何人、何所。

(3)    目前已知的“官派律師”:楊玉芙(周世鋒案,天津律協會長);董亞南和仉慧雲(趙威案,天津譽侖律師事務所)

【王宇父母及兒子遭24小時監控】

(1)    2016年5月20日10:35,前往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王宇老家欲探訪、看望709被抓人權律師王宇的媽媽和兒子的王峭嶺(李和平太太)、趙思樂(自由撰稿人),被日夜看守王宇媽媽的員警堵在了王宇媽媽家裡。爾後,趕來大批員警(6、7個員警和7、8個輔警)於11:15左右將其帶到附近勝利派出所,二人之後被警方非法扣押5小時。

(2)    2016年5月,據可靠消息來源,包濛濛週一到週五都有國寶一天兩個來回地陪著上下學,放學就住在小姨家。他小姨在官方要求下暫停工作“監護”濛濛,工資照發。濛濛只有在週末才能回姥姥家住。

【李和平女兒受教育權被剝奪】

李和平的女兒被北京市亦莊開發區某學校錄取,但就讀的前提條件之一是需要在開發區租有房子並辦有暫住證。2016年5月9日,房東本人攜帶房本、影本、租房合同,與李和平太太一起到房屋所在地的警務站辦理暫住證。但房東被北京亦莊博興路派出所員警李向標訓斥2小時,要求“絕對不可以”把房子繼續租給李和平太太。房東迫于壓力,無法續租。因此,李和平的女兒無法就讀。

【律師仍不能會見】

(1)    目前僅有進入法院審判階段的案件當事人得以會見律師:①尹旭安 ②王芳 ③劉星 ④張衛紅 ⑤李燕軍 ⑥姚建清 (與“709大抓捕”相關的聲援屠夫案/濰坊案)

(2)    其他案件不能會見的理由:①會見將有礙偵查或可能洩露國家秘密 ②不認可律師的辯護人資格 ③沒有親屬關係證明

【趙威可能遭受人身侮辱 不排除被性侵】

(1)    2016年5月31日,趙威的辯護律師任全牛對外發出消息稱,有朋友通過各種管道聽到的看守所裡的獄警在外面炫耀,在看守所裡面玩弄了多少女囚犯,他也說出了趙威的名字。

(2)    2016年6月24日,辯護律師任全牛律師透露:經天津市檢察院第一分院的工作人員向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詢問核實後告知:“內部電腦上查了,被羈押人裡沒有叫趙威的人。”

【幸、唐強迫失蹤225日後證實被逮捕】

2016年5月18日,辛清賢和唐志順家屬分別收到天津市公安局於2016年5月5日作出的逮捕通知書,二人罪名為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目前關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

【檢察院認為公安的偵查行為並無不當】

2016年5月初,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趙威、勾洪國等案的辯護律師及家屬分別收到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於2016年5月3日作出的《答復函》:你們反映天津市公安局在辦理相關案件期間偵查活動違法,經我院有關部門審查(調查),認為公安機關的偵查活動並無不當。

不當。

【律師到檢察院控告後被非法扣押】

2016年6月6日上午,四名辯護律師(李和平律師辯護人蔡瑛、王宇辯護人文東海、劉四新辯護人王磊、勾洪國辯護人紀中久)也到達天津檢察院第二分院,提交新的委託和辯護手續,詢問案件進度,同時反映該案偵查機關之前存在的一些違法行為,請檢察機關依法監督和糾正。約11時50分左右,四位律師走出檢察院時,突然遭到大批員警、治安巡防員和便衣的圍捕,沒有任何理由和手續,先後被控制在警車裡,之後均被強制帶到天津市河西區公安分局掛甲寺派出所進行口頭傳喚。盧庭閣律師(勾洪國辯護人)于當日下午抵達天津前往天津市掛甲寺派出所瞭解情況,深夜時分李昱函(王宇辯護人)、呂洲賓(包龍軍辯護人)、梁小軍(謝燕益辯護人)、程海(王全璋辯護人)、黃漢中(包龍軍辯護人)等多名律師亦從全國各地趕到天津,律師遞上所函和當事人委託書出示律師證要求會見,但遭派出所拒絕,投訴亦沒有被處理。多名律師輪流在派出所接待大廳通宵等待。直至2016年6月7日10時許,四位律師才陸續獲得人身自由(蔡瑛、文東海律師被長沙市司法局的人員接走,王磊律師被鄭州警方接回,紀中久律師被杭州國保帶回)。後據律師透露,詢問內容主要是要求律師承認和指控709家屬擾亂公共秩序。

【家屬到檢察院表達訴求後被強制傳喚】

2016年6月6日上午10時,三名家屬(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翟岩民妻子劉二敏)在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用水桶秀抗議,紅色的水桶上寫著“和平我支持你”、“全璋我愛你我等你”“老翟愛你等你”。約11時30分左右,家屬均被強制帶到天津市河西區公安分局掛甲寺派出所進行口頭傳喚,戈平妻子樊麗麗遭員警攔截被遣送回家,同時跟隨而來的攝影師也被傳喚抓捕。直至2016年6月7日12時,三位家屬和攝影師才陸續獲得人身自由。其中,翟岩民妻子劉二敏於早上6點被北京國保送到門頭溝永寧鎮派出所,一女警及三、四個男警,辱駡毆打她5分鐘,打得她躺在地上起不來。9點30分左右才將其送回家中。後家屬透露,警方指控她們擾亂公共秩序。

【律師及家屬到律協維權後被跟蹤拉扯】

2016年6月16日,李和平的辯護律師蔡瑛、馬連順以及李和平妻子、王全璋妻子到全國律協反映情況,要求律協保護律師在天津履行辯護職責時的人身安全和執業權利。途中被北京國寶跟蹤、拉扯,後被帶至北新橋派出所,蔡瑛律師抱全璋三歲半兒子暫時安全。

【家屬因要求會見被警方抬出看守所】

2016年5月16日,辯護律師李柏光和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到達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要求會見謝燕益。原珊珊問李斌:你們上次說謝燕益的偵查期限只延長到4月8日,現在已經是5月16日了,你們說話還算不算數?你們還是人嗎?李斌聽後大怒,斥責一句原珊珊,就怒氣衝衝跑掉了,把原珊珊和李柏光律師兩個扔在那房間,不予理會。後來原珊珊一直坐在那房間不肯走,直到中午12點,幾個執勤武警把原珊珊抬出那個房間。

【酷刑】

(1)    2016年5月10日,尹旭安的辯護律師藺其磊首次會見尹旭安後瞭解到:尹旭安被抓當晚因申請一個曾對他逼供過的員警回避,被該員警辱駡。在被送到大冶市拘留所後被同房的人圍住,一個叫彭子鍵對其暴打。其按了三次警鈴管教才到場,卻說“你是垃圾該打”,很長時間才把尹旭安送到醫院縫了幾針。尹不但被打還被行政拘留了十日。尹旭安稱現在腦子很混亂,記憶力減退的厲害,其頭頂因被打左半部經常頭疼,因其血壓高、左心臟疼痛等多次要求看守所轉診治療,也向駐所檢察室反映但均被拒絕。

(2)    2016年5月10日,姚建清的辯護律師郭海躍首次會見姚建清後瞭解到:在偵查期間姚建清曾多次要求辦案人員依法辦案、文明辦案,因此偵查人多次對其謾駡,甚至在15年7月2日下午被帶到談話室直到7月5日上午才被送回監室,而辦案人員每八小時換一班,期間對其謾駡侮辱,當她坐累了想往後靠一下,都會有人推她。

(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公民文献, 公民短波.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